电商门户 互联网+智库
当前位置:100EC>媒体评论> 方超强:“杀熟”是否涉嫌违法应具体分析
方超强:“杀熟”是否涉嫌违法应具体分析
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03日 09:06:27

(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)摘要:日前,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盈科(杭州)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在接受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就“数据杀熟”采访时认为,商家利用大数据给不同客户制定不同销售和服务价格,实际上是一种“价格歧视”,是指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提供相同等级、相同质量的商品或服务时,使同等交易条件的接受者在价格上处于不平等地位。

三者之间并不能画等号。方超强指出,我国法律对于“价格歧视”的规定详见于《价格法》第十四条第五项,其规定是“经营者”不得对“其他经营者”进行价格歧视。显而易见,这是基于经营者公平竞争角度而作出的规范,保护的是竞争秩序而非消费者权益。根据国家发改委《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》及相关解释,所谓“价格欺诈”指的是经营者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标价形式或者价格手段,欺骗、诱导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行为。该规定列举了13种“价格欺诈”形式,但与“价格歧视”的情形并不完全相符。因此,方超强认为,若无其他行为因素“助攻”,单纯“价格歧视”并不必然构成“价格欺诈”。

方超强还指出,“杀熟”一词固化了大家的思维方向。实际上,大数据“杀熟”是否侵犯消费者权益,或者侵犯了什么权益,应当结合具体行为具体分析,单纯的“价格歧视”并不一定侵害消费者权益,它更多的只是电商经济一种特殊的营销手段。而对于消费者来说,只有准确认识大数据“杀熟”现象,才能更准确地了解自己的权益是否被侵害以及如何去维权。

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:《大数据“杀熟”是否涉嫌违法?》

最近,有网友曝料称,“同样的商品或者服务,老客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贵很多”,这在互联网行业被叫作大数据“杀熟”。包括滴滴出行携程、飞猪、京东、淘票票等多家电商平台均被曝疑似存在“杀熟”情况,其涵盖在线差旅、在线票务、网络购物、交通出行等多个领域,特别是OTA在线差旅平台较为突出。针对曝料,上述各家平台反应不一,有的声称“坚决没有”,有的则“含蓄委婉承认”。大数据“杀熟”除了破坏行业生态外,是否涉嫌价格欺诈?该如何监管规范?

大数据“杀熟”需各部门参与监管

在法律界人士看来,“杀熟经济”自古有之,并不是科技的产物,但曾经的“杀熟”和现在大数据“杀熟”是不同的。“大数据时代,科技公司通过技术和垄断,让消费者买到原本可以低价购买的产品或服务,毫无公平可言。对消费者来说,其感受到的是一种无奈的、被欺骗的损失。”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、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告诉记者,“因为互联网行业很多企业存在天然垄断性,唯有垄断,缺乏竞争,才会让某些平台更加肆无忌惮地出手。”

“所谓大数据‘杀熟’,主要有两种情况:一是不同平台针对不同的消费者制定出不同的价格。由于我国大部分商品和服务实行了市场调节价,对于不同平台设定不同的价格,其未涉及法律,因此,消费者维权的意义不大。二是同一平台针对不同的消费者制定不同的价格。这种方式的大数据‘杀熟’属于违法行为,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公平诚实信用原则,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,还可能涉嫌价格欺诈。”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记者表示,大数据“杀熟”暴露出大数据产业发展过程中的非对称以及不透明。平台根据大数据来“杀熟”,依赖的是电商销售“千人千面”的技术,其源头在于平台根据搜集到的用户个人资料、流量轨迹、购买习惯等行为信息,通过平台大数据模型建立用户画像,然后根据这个画像给用户推荐相应的产品、服务和定价。

由此看来,大数据也是一把“双刃剑”。曹磊进一步指出,大数据“杀熟”行为涉及面较广,需要很多政府部门参与监管,比如工商、商务、交通运管、旅游、工信、网信办等。此外,由于数据掌握在平台手中,对于数据的处理方式外人不得而知,要真正规避“杀熟”现象,还要依靠企业的自觉性,只有平台正视大数据的价值,对其进行合理的管理与应用,才能更好地服务消费者。

“杀熟”是否涉嫌违法应具体分析

那么,“杀熟”是否涉嫌违法?北京盈科(杭州)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认为,商家利用大数据给不同客户制定不同销售和服务价格,实际上是一种“价格歧视”,是指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提供相同等级、相同质量的商品或服务时,使同等交易条件的接受者在价格上处于不平等地位。

不过,当下有不少观点将“价格歧视”等同于“价格欺诈”或者《消法》第五十五条规定之消费欺诈,在方超强看来,三者之间并不能画等号。方超强指出,我国法律对于“价格歧视”的规定详见于《价格法》第十四条第五项,其规定是“经营者”不得对“其他经营者”进行价格歧视。显而易见,这是基于经营者公平竞争角度而作出的规范,保护的是竞争秩序而非消费者权益。根据国家发改委《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》及相关解释,所谓“价格欺诈”指的是经营者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标价形式或者价格手段,欺骗、诱导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行为。该规定列举了13种“价格欺诈”形式,但与“价格歧视”的情形并不完全相符。因此,方超强认为,若无其他行为因素“助攻”,单纯“价格歧视”并不必然构成“价格欺诈”。

方超强还指出,“杀熟”一词固化了大家的思维方向。实际上,大数据“杀熟”是否侵犯消费者权益,或者侵犯了什么权益,应当结合具体行为具体分析,单纯的“价格歧视”并不一定侵害消费者权益,它更多的只是电商经济一种特殊的营销手段。而对于消费者来说,只有准确认识大数据“杀熟”现象,才能更准确地了解自己的权益是否被侵害以及如何去维权。(来源:《上海金融报》;文/李思)

3月27日,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《2017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》(全文下载:http://www.mouth-music.com/zt/2017gxjj/),报告对2017年共享经济进行宏观分析,涉及领域与平台主要有:1)交通出行:滴滴出行、易到、首汽约车、神州优车、ofo、摩拜单车、哈罗单车、Go fun出行、TOGO途歌等;2)共享充电宝:小电科技、街电科技、来电科技等;3)共享物流:新达达、人人快递、饿了么“蜂鸟”、美团众包、点我达、1号货的、云鸟配送、货车帮等;4)共享金融:淘宝众筹、京东众筹、苏宁众筹、百度众筹等;5)共享餐饮:隐食纪、熊猫星厨、吉刻送、hatchery、回家吃饭、隐食家、爱大厨等;6)共享住宿:住百家、小猪短租、途家等;7)共享雨伞:街借伞、共享E伞、春笋、橙伞等;8)上门服务:河狸家、新氧、星后等;9)二手共享:闲鱼、猎趣、爱回收、瓜子二手车、人人车、优信二手车等;10)知识技能:果壳、在行、猿题库、学霸君、跟谁学、猪八戒等;11)共享医疗:春雨医生、丁香医生、好大夫在线、企鹅医生、平安好医生、微医等共11大领域。